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梧桐小说】一对派克金笔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8:16
肖克虎回到皖南寻子时意外地遇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刘明杰。当天夜里,肖克虎在曹家大屋,自己曾经住过的屋子里,和刘明杰有过一夜恳谈。刘明杰是刘肃然的儿子,肖克虎没有想到这个刘肃然,会自认是自己的战友。那一夜的谈话,就是从刘肃然谈起的……
1941年的2月间,肖克虎和王碧荣,带着完成了重新集结的二支队,回到了新四军盐城根据地。这近200人的队伍九死一生化整为零,突破了敌人层层包围,终于在长江北岸一个叫土屯子的地方完成了集结。回到根据地之后,他们才知道了江南新四军军部最后的遭遇。
尽管新四军在苏北已经重新组建了军部,由已经先期到达江北的陈毅担任代理军长,刘少奇担任政委:可是,江南新四军军部及9000多新四军指战员,在皖南事变中全军覆灭的阴影,还是可怕地笼罩着部队。更加令人不安的还是,千方百计回到苏北根据地的皖南事变幸存者,又遭到了莫须有的怀疑。
这些左倾份子的理由是非常简单的,既然大家都牺牲了,为什么你还活着?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理由?可就是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让幸存的2000名江南新四军指战员中,有超过半数的人,一直不能得到信任。

被派到新一旅担任审查的小组组长叫刘肃然。
二支队回到根据地后,被整编到新一旅组建成新二团。王碧荣被任命为副团长,肖克虎升任为政委。刘肃然带人到新一团开展审查工作时,遭到了原二支队指战员十分强烈的抵制,甚至和审查小组发生了直接冲突。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原支队长王碧荣被举报,在遭遇伏击后,放弃组织抵抗,命令部队化整为零,分散突围。王碧荣被扣上贪生怕死、解散部队、放弃抵抗等同投降的罪名,关押起来接受审查,等待判刑。
为此,新任团政委肖克虎,找到了刘肃然据理力争。刘肃然却反过来要肖克虎出具证明,证实王碧荣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就是贪生怕死解散部队放弃抵抗的罪证。

那天,一向温文尔雅的书生政委肖克虎,在刘肃然的办公室里拍案而起……
“你说什么?叫我写材料证明王支队长是贪生怕死?我已经写过材料,我肖克虎以党性和人格担保,王碧荣支队长当时的命令是‘保存力量、化整为零、分散突围、渡江集结’。这个命令已经被证实了它的正确性。”肖克虎非常严肃地向刘肃然申明。
刘肃然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用力敲着桌子,对肖克虎强调:“肖克虎同志,我希望你注意自己的立场!你是新一团的新政委,你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也要对新一团负责。我们是接到了十分确切的举报,举报王碧荣在二支队下达一个放弃抵抗,投降40军的指令。我们也得到情报,王碧荣下达这个投降命令的时候,你作为支队教导员就在现场。”
肖克虎针锋相对地回答:“我在发生遇袭的过程中,始终在王碧荣的旁边,从来没有听见他发过什么放弃抵抗投降的命令。”
刘肃然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好,你回答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和王碧荣分开的?”
肖克虎想也不想就回答:“是部队开始化整为零的时候分开活动的。”
“是谁命令部队化整为零的?”刘肃然追问。
“我是教导员,王碧荣是支队长,军事指挥当然是支队长。但是得到了我同意。”肖克虎坦然回答。
“很好。请你回答我,化整为零的本意,是不是分散部队?”刘肃然狡猾地追问下去。
肖克虎不得不表示同意。“是的,化整为零当然就是分散部队。”
刘肃然紧追不舍地发问:“那么,你现在承认是王碧荣下了分散部队的命令?”
肖克虎不得已地点点头。
刘肃然又问:“肖政委,再请你好好回忆一下,从始至终王碧荣,有没有下达过抵抗的命令?”
肖克虎又一次在脑海中梳理当时的情景,王碧荣的确是没有下过,组织部队抵抗的命令。
肖克虎选择了沉默代替回答。
刘肃然冷笑一声,说:“没有对吗?我们现在确定是他下令分散部队、放弃抵抗,难道是诬蔑了他吗?让一支部队放弃抵抗,是不是等于向敌人投降?”
肖克虎心中不由一阵发寒,知道这次王碧荣麻烦了。
现在有人故意将一个分明已经被证实是正确的决定,曲解为一个阴谋投降的决定。看起来这帮人不达到这个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刘肃然站起身,走到肖克虎身边,拍拍他肩膀说:“老肖同志,你救不了他,还是回去管好自己的部队吧。劝劝战士们,不要有抵触情绪,不要再闹事。如果部队再出问题,王碧荣真是罪不可赦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肖克虎一言不发回到团里。

不等他召集下面的干部开会,已经出事了。
原二支队的部分指战员情绪十分激动,冲到了审查小组的驻地,扣押了刘肃然,要求他释放王碧荣,另一部分冲击了羁押王碧荣的驻地。刘肃然在被扣押前,发报给了华中局书记处,将这次事件定为哗变。华中局即刻通报新四军军部,要求尽快解除叛军武装。新一旅立刻命令肖克虎赶去处理事件,同时,也派出了一个团的兵力策应,防止真的发生哗变。
肖克虎带着焦干青赶到了出事地点,发现战士们尽管限制了刘肃然的自由,其实还是相当客气和尊重他。他们仅仅是下了几个审查小组成员的枪,然后要求他们下命令释放王碧荣。看见肖克虎赶来,战士们把所有希望寄托到他身上。肖克虎一方面耐心地和战士们讲道理,一方面非常坚决地命令战士们,立刻将武器还给他们,并恢复他们的自由。同时也明确了自己的态度,指出了这样的做法,对解决王碧荣的问题有害无利。

战士们接受了肖克虎的命令,退出了审查小组的驻地。那天夜里,肖克虎又一次与刘肃然彻夜长谈。尽管不能说服刘肃然,刘肃然却还是受了感动,答应如实反映肖克虎的要求和意见。
谁也没有想到事态急剧变化,华中局很快做出决定,将王碧荣定性为贪生怕死、放弃抵抗、企图投降、组织哗变四大罪行枪毙了。王碧荣事件,一度部队情绪十分消沉,肖克虎做了很多工作,才逐步稳定下来。但是大家对刘肃然这个人心中产生了强烈反感,这个审查小组已经无法开展正常工作被撤走了。新一团的审查草草收场。
肖克虎没有想到几年以后,在三反五反时,居然又遇上了刘肃然。

那是解放初期,三反五反运动一开始,肖克虎就被人打了老虎,罪状是贪污大米100担。
100担大米什么概念?一担就是100斤,100担就是一万斤了。当时,大米是可以作为实物货币使用的。考虑到边区发行的货币,在敌占区和国统区无法流通。根据地有时候会用大米代替货币,发放给部队做军饷和经费使用。肖克虎在抗战期间贪污过1万斤大米,这个罪行就大了,大到了足以枪毙!
肖克虎锒铛入狱,第一次审讯他的居然又是刘肃然。
这一次的刘肃然显然是有备而来。

肖克虎看见坐在审讯桌后面的刘肃然,一愣神,然后大笑起来,说:“还真是天下何处不逢君啊。咱们两个缘分不浅。”
刘肃然反而有些尴尬的样子,说:“对不起,肖克虎同志,我也是公事公办,尽管本人绝对不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
肖克虎收起笑容,说:“那就请公事公办吧?你要问什么?”
刘肃然轻咳一声,问道:“肖克虎同志,1944年,新四军后勤部曾经拨给你部100担大米。是由你经手的,能不能说明一下这笔大米的使用情况?”
肖克虎想了一下,反问:“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人怀疑我贪污了这100担大米?”
刘肃然肯定地点点头,说:“不是怀疑,而是有人确切地举报你贪污了这些大米。”
肖克虎的身体朝前倾了一下,追问:“请问,有证据吗?”
刘肃然摇摇头,说:“没有非常确实的证据,只有一些相对旁证。”
“那么,旁证是什么?”
“你是不是1944年底,从敌占区执行任务回来,曾经送给你的妻子李淑芬一支派克金笔?据说是一对派克金笔,还有一支就在你上衣口袋上插着吧?”
刘肃然用手指着肖克虎军衣口袋上别着的一支笔。
肖克虎不慌不忙,将钢笔 ,放在桌上,然后告诉刘肃然:“是的,我的确是带回了一对派克金笔。一支送给了李淑芬,这就是另外一支。”
“那么,可以进一步说明你用什么钱,买了这对派克金笔吗?”刘肃然步步紧逼。
肖克虎却再一次反守为攻地反问:“你们有证据证明,我用贪污的100担大米,买了这对金笔?”
刘肃然轻轻摇头,说:“那倒没有。不过,大家都了解一对派克金笔的价格。你作为一个新四军高级干部,从敌占区带回这样的东西,总要有个合理说法。”
刘肃然的这个责问,看似不轻不重,实则直击要害。
肖克虎微微一笑,然后回答:“组织上应该知道,我在上海有个父亲,而且是颇有钱的父亲。一个父亲给儿子和儿媳买一对金笔,是情理之中的事。这对金笔是当时用金戒指和金鞋拔兑换的,相当于一百万法币。我回到根据地已经如实向组织汇报过此事。”
刘肃然点点头,说:“根据我手上的材料,在你的档案里,关于派克金笔的证明材料,是原新一旅组织部部长刘柏希出具的。”
肖克虎回答:“是的。”
“非常遗憾。这位刘柏希,在不久后叛逃投敌,而且被我锄奸队处决了。”刘肃然的语气中,多多少少有些揶揄的成分。
肖克虎却反唇相讥说:“刘柏希在担任组织部长的时候,曾经也审查过不少干部,挺拔过不少人,是不是这些被挺拔的干部和被审查后认为没有问题的人,如今都在重新审核?”
刘肃然没有回答,绕开了这个反问,说:“你这个关于用父亲给的金戒指和金鞋拔换了派克金笔的说法,是不是有证据可以支持?否则很难说明问题。你是知道的,根据我们我们掌握的情况,这对派克金笔当时的价值,正好等于100担大米。这实在太巧合了。”
肖克虎淡淡一笑,然后回答:“清者自清,我可以提供的证据是三点:第一,我的父亲严佩承尚健在,而且就在上海,组织上很容易去核查。第二,我在上海著名的先施公司换购这对金笔,完全可以在那里查到依据。第三,这100担大米,当时用于遣散被扫荡根据地中,遭到围困的新四军干部家属,拿到遣散费的家属可以证明。”
刘肃然拿起桌上的派克金笔,说:“也好,今天的询问就到这里。这支笔要暂时替你保管了,不过请你放心,组织上会给你收据。查清问题之后,会退还给你。”

就在肖克虎被隔离审查后的第三天,被临时抽调到华东军区“三反五反办公室”,担任主任的李淑芬,突然之间被宣布隔离审查了。
那时候李淑芬正好有怀孕了。当得知自己被隔离审查时,李淑芬提出自己已经有了4个月的身孕,关押审查对胎儿发育会有影响,要求取保候审。审查人员陪着李淑芬去了军区医院做检查,居然得出一个叫李淑芬哭笑不得的结论——假孕。
李淑芬被关押的理由反而增加了一条:假怀孕逃避审查。审查李淑芬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派克金笔的来历。提审李淑芬的当天,他们取走了那支金笔。李淑芬被反反复复地提问,关于肖克虎送给她这支金笔的来历,以及肖克虎在上海和江南地区的各种社会关系。

在被关押的第五个月,李淑芬在狱中出现的临盆分娩的前兆。监狱慌了手脚,紧急送进了曾经给李淑芬做过怀孕检查,得出假孕结论的那家医院。李淑芬在医院里产下一个男孩。
很巧的是,肖克虎贪污案也有了结论。李淑芬出狱后回到了家里,组织上派人把那支派克金笔送了回来。
愤怒之极的李淑芬,给自己的小儿子起了个名字,叫非非,来表示心中对此事的不满。
几天以后,肖克虎恢复了职务,也回家来了。
当天夜里夫妻二人,面对手中的这对派克金笔感慨万千。肖克虎提起金笔写了一首诗:
是是非非事事非,
个中冤委为谁背?
沉舟侧伴春涛尽,
病树前头思绪飞。

刘明杰听完了肖克虎的回忆,站起身朝肖克虎深深滴鞠了一躬。
肖克虎大吃一惊,连忙起身扶住他,制止着,说:“你这是做什么?”
刘明杰说:“肖叔叔,我是代表父亲向你和李阿姨致歉。父亲身体不好,他得知你要来皖南的消息后非常兴奋,很想来见您一面,当面向你道歉。不料就在准备动身前一天,旧病复发住进医院了。我临行之前,父亲把我叫到病床前,一再嘱咐,一定要代表他真诚向您道歉,并把当年审查情况转告给您。”
肖克虎抓住刘明杰的双手,激动地问:“快告诉我,老刘病情怎么样?有没有危险?住在哪家医院?你明天陪我先去看看他。”
刘明杰连忙安慰着肖克虎,说:“肖叔叔,你千万别激动。来,您坐下,听我慢慢说。”
刘明杰扶着肖克虎坐下,有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告诉他。
“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当时审查您案子的时候,已经查出得了病,他是带病在工作的。父亲接手您的这个案子后非常重视,他亲自赶到上海,见到了您的父亲……”

共 707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又是一篇感人至深的作品。作者用生动的几个事件,描写了战争年代围绕一对派克金笔发生的故事。小说中的主人公肖克虎,因为从上海带回一对派克金笔,在三反五反远动中被打老虎,扣上了贪污100担大米的罪行。老战友刘肃然因为怀着对另外一位皖南事变幸存者的愧疚,抱着重病千里奔波,亲自核查细节,终于让肖克虎的案子水落石出。肖克虎被老战友这种责任感感动,放弃寻子赶回北京探视老战友。却不料刘肃然已经弥留,当他看见肖克虎出现的时候,含着释怀的微笑离开人世。谢谢对梧桐的一贯支持。【编辑:春花格格】
1 楼 文友: 2014-07-01 16:27:24 又是一篇精彩力作。 喜欢文字的女孩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7-01 2 :02: 6 春花辛苦。
2 楼 文友: 2014-07-01 17:59: 9 欣赏江南老师佳作,学习,问好,远握!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7-01 2 :0 :00 谢谢吴社鼓励。
 楼 文友: 2014-07-01 22:05: 9 神州大地党旗扬,百姓翻身国运昌。
伟大复兴圆夙梦,齐挥椽笔谱新章。
欣赏佳作,精品不断。像师父学习。
回复  楼 文友: 2014-07-01 2 :0 :22 徒弟好。活血化瘀的最快的方法
患尿路感染热淋清颗粒该怎么服用
小孩子流鼻血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