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沸血丹尊 第五十九章 冲山之台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9:59

沸血丹尊 第五十九章 冲山之台

走过了这静舒适的石子小路,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棚子。

这大棚子之内有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然这里才是真正的交易之地。

华青发现,这些所谓的“暗”成员的服饰大多各异,但是每个人的背部都有一个黑色的月亮图案,显然这就是他们成员的标识。

而在华青仔细的观察下,还发现他们的身体上也纹有这个标志,或者在脖子上,或者在手背,还有的纹在了胸口。

“你确定这令牌指引的方向没问题?这可都到交易市场了。”华青在丁蕊耳边小声的问道。

“应该穿过这里,这方向肯定没问题。”

跟着宁蕊,他们来到了棚子的最后方,一个青色的帘子挡在了门前。

“请问您是要去高阶区么?”这时,一个女子走了过来。

这女子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清澈明亮的双眸,散发着勾人心魄的光芒,身穿这一件黑色小皮衣把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无疑。在她白皙的胸口前,纹着一个黑色的月亮,显然她也是“暗”的成员之一。

“恩。”宁蕊轻声的答应了一声。

“有两位达到骨阶大圆满以上,有进的资格了,里面请。小女子柳清音,叫我清音就好,随时听候几位的吩咐。”说完,女子朝宁蕊身后的二男望了一眼。

就只是这一个眉眼间的秋波,华青和柯飞就都猛咽了一口口水。

此时华青已经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也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子用的措辞是骨阶大圆满“以上”。

清音和宁蕊走在前面,但是跟在身后的华青和柯飞就比较难受了。

清音的每一步迈出都透露出风情万种,盈盈一握的腰肢,丰满圆润的香臀,笔直白皙的玉腿,每一步都让身后的两个人不禁浮想联翩。

其实出门后的这个小走廊还是很长的,但是华青和柯飞感觉几人简直是走的太快了,恨不得回去重走了。

“左侧的房间是兑换鬼针令牌、辟谷丹、和钱财的,右侧的房间是拿到令牌组织传送回鬼针城的,中间的是冲山台,可以直接被送到高山之上的。”介绍完,清音轻轻的一欠身,站到了一旁,等待三人的决定。

“我们手里留一个令牌就行了,别的都换成辟谷丹,等会再找一个分我们点辟谷丹的就回城。”

“不行就我们两个回去得了,这地方我呆够了。”

“你傻啊,那边有都是人等着出去呢!赶紧去找人吧。”这时两个男子向左侧的兑换房间走去,彼此小声的交谈着。

“能帮我介绍一下冲山台么?”宁蕊看了看华青和柯飞,两个人早已被这清音勾去了魂魄,平时两人都会帮忙做出点决定,可此时一个个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显然是指望不上了。

“上这冲山台需要支付十枚辟谷丹,当你们咱在黄色的台上,准备好了之后,点燃中间的捻子,这冲山台就会向着背后的高山冲天而起。”

“当然,你们可以放心,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机关术大师打造而成,在飞行过程中并没有危险可言,当你们快到山上的时候会自动开启‘还地伞’减速,保护你们的安全。”

“不过,这掉落后山里的情况就要自求多福了。”

“我们去这冲山台。”宁蕊说道,然后偷偷的照着柯飞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柯飞的脸一下通红,倒不是因为这一掐之力又多疼,而是有一种干坏事了被人点破的尴尬。他抬起胳膊,用肘部捅了捅华青的肋骨。

“干嘛?没看我忙着看美女呢吗?”华青脱口而出。

这一句话倒是让大家都显得尴尬起来,不过相比而言柳清音倒显得更大方一些,显然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小心台阶。”柳清音轻声的提醒着宁蕊。

“恩,你俩也看着点路!”宁蕊似有所指的说道。

上了几级台阶,一个石门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石门口,是个小场子,有点像葛庄当年的演武场,场子的最中间,有三个黄色的小建筑。

每个小建筑的下半截,是一个类似于火炮似的大炮筒,而炮筒之上是个青铜的台子,在两侧分别有着一个青铜的台阶,显然是让人从这里上到台子上的。台子的下面还有着几排青色的绿竹片,最下方是个半球形的青铜大碗。

可就在他们观看这冲山台的时候,一拨人突然冲出来,围了过来。

“姐姐,你可是让我等了好久啊。”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几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宁菲!”宁蕊一下认了出来。

“鬼针银票,辟谷丹一百枚,我要在这里杀三个人,没问题吧?”宁菲从手中递出一张银票,放到了柳清音的面前。

一切发生的太快,柳清音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可别说你们‘暗’拿不到鬼针银票里的钱。”

“好的,小女子这就告退了。”说完,柳清音就缓缓的退出了冲山台,从她的背影上看不到丝毫的慌乱。

此时的华青也终于回过神来,仔细的观察了下现在的情况。

围困这几人正是华青遇到两次的那队骑马之人,宁菲和她身边四个卫兵打扮的仆从,宁菲依然带着一个青色的面纱,让人看不清面容。

可当他回头看到最后两人的身影之时,不由得身体一震。

“陆雪!”华青一眼认出了这背背长弓的女子。

“陆云,陆雪,你们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宁蕊沉着脸说道。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我,也早给他们找到了后路。”宁菲开口道。

“他们得罪了你宁蕊大小姐,以后怎么会有好果子吃,与其迟早被你处死,还不如杀了你,也搏一个痛快。”

“陆云,陆雪,你们要知道出去之后会是什么后果,不管你们这次行动是否成功,你们这辈子就都毁了。趁现在还没动手,回头吧。”宁蕊虽然平时看似泼辣,但是实际还是很善良的。

当时她知道和华青有仇的陆远是陆云,陆雪的亲戚后,也没有斩草除根,回去后都没有问过一次话,原本她就打算那么过去了。

毕竟当时陆雪还是直接射杀了陆远的队员的,可没想到这时候陆雪兄妹竟然能参与到这城主府的夺嫡之争中来。可见这宁菲经过调查利用了一切可利用之人。

“不用回头了,我们已经决定了,除掉你,我们加入‘暗’成为这里两位新暗首。在这骨阶的山河图界面内,我们就是王!我们还为什么要出去?我们出去干什么!”

陆云开口说道,语气中已经有了咆哮。显然这些年被宁家的官僚制度压迫不浅。

“不对,他们两个都是精阶修为,你是怎么给他们带进来的?他们怎么会有三份暗度散?”宁蕊发现了问题的关键,转身看着宁菲说道。

“怎么会有三份暗度散?你猜猜看,我是怎么能有三份的呢?”宁菲冷笑道,即使透过那层薄薄的面纱,也可以感受到宁菲此时的寒意。

“你哥给你一份,他去修真了,另一份怎么来的?”

“我哥去修真了,哈哈,去修真了。”宁菲的眼角滑落了两行泪水。

“我城主府嫡系血脉去选择修真!还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如果我之前不是一个废人模样,一直停留在筋阶中期,恐怕你们也会对我出手了吧?”

“我哥从小就比你资质好

沸血丹尊  第五十九章 冲山之台

,你爹又怎么会容忍我哥上位!另一份哪来的?另一份本该是我爹的!是属于你二伯的!”

“你爹为了上位,害死大伯,害残废我爹,如若不然,哪有他成为城主的可能!你队友服用的那份暗度散,不出大碍的话就该是大伯的。”

“都是你爹,为了城主之位,不折手段,下毒谋害亲兄弟,你们这一脉就都该死!好在上天开眼,你娘生产你的时候就死了,只有你这一根独苗,让我可以轻松的让他绝后!”

宁菲此时放佛已经发狂了一般,咆哮的说出当年之事。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爹是最好的城主,他治理严明,最重法制,怎么会……不会的,不可能,你不要骗我!”宁蕊被说的也不知道真假,此时已经心乱如麻。

“暗度散,每个嫡系只可能有一份,这是城主府上级的长老院发的,不会有变,你该知道吧?你没问问你爹是怎么来的么?”宁菲冷笑。

宁蕊一下子被问的哑口无言,这暗度散确实是不能多得的东西。

“你大伯,二伯都是怎么死的?你该知道吧?你该不会真以为得了瘟疫一死一残吧?你看过武者被瘟疫传染,其他仆从一个都没伤的么?你该不会想信那骗小孩子的谎言吧。”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听,我不听……”宁蕊的内心早已动摇,在心中那个高大完美的父亲形象已经变得模糊,泪水由于决堤的河流夺眶而出……

黄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黄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黄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黄石妇科
黄石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