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一十三章 破阵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6:19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一十三章 破阵

弓腰姬微微一笑,将五根剑都搭在那泛出流光的弓弦之上,然后左手如托泰山,紧紧持住弓柄,右手如抱婴孩,开弓如满月。..

霍君白见她腕、肘与肩平齐,整个动作稳如泰山,不禁暗暗喝了一声彩。弓腰姬问道:“熊老爷子,说位置罢!”

那观测出此处正是大五行阵的老者熊飞扬笑了笑,道:“金位,西北偏北方向三百四十丈外高山山腰;木位,东北方向四百五十丈外从林一片;水位,正西方一百二十丈外蓝月湖湖心;火位,正南方二百三十丈处深涧;土位,正东方四百丈处高山山头。”

诸人听熊飞扬一一念出这些方位名词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一十三章 破阵

,脸上纷纷都涌起好奇之色,弓腰姬微笑道:“熊老慧眼如炬,多谢相助!”她说话这句话,突然脸上涌起一层肃然,缓缓闭上眼睛,连呼吸也彻底屏住了。

片刻之后,她猛然睁开双眼,同时右手一松,叱一声:“破!”

只听嗤嗤嗤几声破空长响,那搭在弓弦上的五柄羽箭同时如流星赶月般朝着刚才熊飞扬所说的几个方位暴射而去。

虽然这五个方向不同,但是弓腰姬的箭法传承自后羿,射出的羽箭不仅劲气惊人,羽箭破空的同时还可以自动锁定方向。

附着有五种不同属性以及强大灵力的羽箭分别带起不同颜色的五道流光,黄、红、蓝、青、黑,就如同五颗彩色的流星一般划破长空,激起的气流将羽箭轨迹之上的一切草木都压弯了腰。

只听随着嗡嗡的弓弦响处,巨大的轰鸣声随即轰然爆起,然后便是一**的强大冲击波由四面八方扑面挤压而来。

霍君白抬手阻住扑面而来的劲风,从双臂的缝隙朝外扫眼看处,不禁暗暗心惊,原来这五柄羽箭射向五个方位,每一柄羽箭都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

射向金位高山山腰的那柄带着火红色轨迹的羽箭已经将那高山山腰洞穿了一个直径足有四五丈长的山洞出来,那山洞边缘的岩石已经融成沸腾的岩浆,一道道深红色从那光秃秃的石山上缓缓流下,一路灼烧着幸存的草木,发出滚滚浓烟。

而木位的那片丛林亦已经变成了不毛之地,每一棵大树都从底部被切断了,断面之处光滑平整,似乎是被利器一齐所从根部而斩。

在不远处,水位之处的蓝月湖更是骇人,湖水的水蓝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乌黑的淤泥,原本宁静祥和的小湖居然成了一片污泥沼泽。

在火位的深涧底部本有一条地缝,那地缝深达数百丈原本通向地心沸腾岩浆之处,而此时从那深涧却翻腾了大量的白烟,仔细看处,才发现那些都是水分被蒸发后的水蒸气,看来是那提供五行阵火属性的地底岩浆也是被水属性的法术所扑灭了。

最后,土位所在的高山山头一片滚滚烟尘,待烟尘散去,诸人才发现从山腰到山头部分已经被暴力彻底削去,这可怖的破坏力令众人不禁连连咂舌,就仿佛那座山头被天外流星所击而灰飞烟灭了一般。

“这......”公输若兰看着那一片片被毁灭的狼藉之地,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一句话彻底噎在了口。

轻轻吐出一口气,卫璃天收起射日弓,将其挎回腰间,笑道:“虽然这五行大阵是我同时射出五箭所破,但射箭的方位却是熊老来确定后发给我指令,而这五根穿日箭也不是我自己制造,是宗主使能工巧匠打造,我本身只有水属性一种灵气来破解五行大阵的火位,其他四种属性则是由方护法将自身四行灵气灌入,才能有如此威力。”她说着便指了指那脸色煞白的青年方恨水。

方恨水沙哑着嗓子道:“弓腰姬无需客气,若不是你这穿日五箭附着了浑厚劲气,我的四种属性最多也只能发挥出六成威力。”

诸人这才明白,原来这方恨水居然是四行皆通,而且每种属性都有如此深厚修为,比之霍君白之少了一个水属性,也真可谓是奇人了。

见到了这几个人本领各异,修为又都是极其深厚,霍君白心不禁暗暗高兴,心想这次夺回补天石的几率当然大大增多,但白冰儿见了这几人的本事,又听说伏龙尊教有龙尊左使和龙尊右使,那二使似乎比这几人更加厉害,再加上一个持有轩辕剑的轩辕伏龙,可以说以后想拿到轩辕剑更是难上加难,不禁微微蹙起了秀眉。

但眼下当顾眼下时,白冰儿振作精神,道:“君白,既然五行大阵已经破了,我们这便一同下去罢!”

霍君白点点头,道:“既然如此,轩辕姑娘就请和我们便从前边那处小谷进入,如何?”说着一指前方山坡下的那片山谷入口。

“好!大伙儿放机警点,虽然五行大阵已经被破,但这次的对手非同一般,想必有仙界人物插手此事,所以一定要小心在意!”轩辕诗画点头道。

诸人纷纷点头称是,当下一行人简单的分配了一下位置,由轩辕诗画率领侦察能力极强的弓腰姬和学识广博的熊飞扬打头;熊巨、虎裂、赵禁护卫队伍左侧;屠一豪、方恨水、护卫队伍右侧;相对来说修为尚欠的公输若兰和燕小霞被围在心;霍君白、白冰儿、慕以柔三人断后。

一行人缓缓进入山谷,一路并未遇到危险,诸人行了约莫一盏茶功夫,熊飞扬突然皱眉道:“舞墨姬,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轩辕诗画驻足停下,侧头看向熊飞扬。

弓腰姬弯腰勾手,从路边拔起一丛杂草,道:“你们看。”

诸人围了过来,发现这从杂草表面上看起来绿意盎然,但埋在地表以下的根部已经干枯了,若不是弓腰姬将这从草丛地里拔出,根本发现不了这草的根部已经坏死了。

“熊老,难道这里的土壤有毒性?”轩辕诗画武艺虽然高,但是论起学识却和熊飞扬差的太远,面向后者露出询问之意。

熊飞扬皱眉不答,从弓腰姬手杂草抽出一根,将已经干枯坏死的草根部分放在鼻尖轻轻一嗅,道:“无毒,但比毒更麻烦的事来了.....”

“什么事?”诸人都是心诧异,不知道他所指何事。

“我们被算计了!”熊飞扬咬着牙恨恨的道。

“怎么?”

“若老朽所料不错,如今我们应该已经陷入了敌人部下的奇阵。”叹了口气,熊飞扬无奈的道。

燕小霞也道:“不错,此处看上去山林草木郁郁葱葱,但却有一股死亡的气息,想必这里的草木已经全部枯死,只不过被高人用灵气将地表以上的部分护住,所以才造成了一片绿意盎然的假象。”

弓腰姬也附和道:“燕公子所说不错,从进入这片山谷后,我便没有发现一个活物,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蚊虫也未出现过。”

熊飞扬咬牙道:“那五行大阵只是敌人设下的一个幌子,其实那阵套阵,我们只毁去了表面上看出来的五行大阵,却忽略了这看不见的奇阵。”

“熊老,这是什么阵?”轩辕诗画皱眉问道。

“依我所见,这也许是仙界的绝杀阵。”熊飞扬略一思索,回应答道。

“绝杀阵有什么特点,如何破解?”轩辕诗画急忙问道。

“进入绝杀阵,一般生物有死无生,这里的草木根部全部坏死便是受其影响,但修真之辈体内灵气充盈,倒不会因此而丧命,但在此阵之内,体内元气会缓缓流逝,若在元气流逝光之前找不到阵眼破阵,那么最后也终将陨落。”熊飞扬答道。

燕小霞插口道:“我也听说过此阵,以道满境界为例,在绝杀阵内应该能支撑个三天三夜没有问题,我们一起寻找,在三日内找到阵眼想必也不难。”

见身旁的白冰儿一直皱眉未曾开言,霍君白问道:“冰儿,你有什么建议?”

“君白,这绝对不是绝杀阵,我想,我们也许真的有麻烦了......”白冰儿一脸严肃。

“冰儿姐姐,到底什么情况?”慕以柔见白冰儿一副正容亢色,心也微微有些发慌。

白冰儿皱眉不答,向霍君白道:“君白,将你我当时在万妖山脉找到的那株八品仙草幻灵草拿出来。”

霍君白不明其意,但还是从乾坤戒指将那株幻灵草小心的取出,这株仙草在他修炼之路上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他也将之视为珍宝。

轩辕诗画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幻灵草,见这株草芊芊弱弱,黄不拉几的毫无生气,纷纷称奇。

将幻灵草接过,白冰儿仔细的看了看,咬了咬红唇,皱眉开言道:“这幻灵草对杀气死气最为敏感,如果是绝杀阵,这株草一拿出来,应该就已经枯萎了,但如今却依然如常,所以说这应该不是绝杀阵。”请访问::.feisuz.

池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六盘水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渭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济南银屑病医院导医台电话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