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生可逆 第39章-一剑之威 上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0:02

苍生可逆 第39章:一剑之威 上

不仅仅是血垣明感觉到了吕俊那边散发出来的无尽战意,就连在他手中的王桢和吕策两个孩子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势,如果不是被血垣明提着的话,单单是这股威势就会令他们瘫软在地无法动弹。

虽然这股威势给他们二人带来了负担,但是他们在心里却是由失落转向高兴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股威势肯定就是自己的师父吕俊散发出来的,所以他们可以肯定现在吕俊的状况绝对比自己二人刚刚看到是要好的多。本来在自己二人逃离那里之后还十分的担心自己师父的境况,可是他们知道只有自己二人逃开了才是对吕俊现在最大的支持。

不过,高兴的时间毕竟是短暂,很快他们就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己二人的被捕获绝对是为了来威胁吕俊的,这样一会儿的战斗吕俊绝对会因为自己二人而变的束手束脚甚至是被胁迫以至于受到伤害,一想到这里两个孩子就十分的痛苦,就恨刚刚不能多跑远一diǎn,从而逃离血垣明的魔爪。可是,现在説什么都晚了,两个孩子相互对视了一眼又都无奈的低下了头,此时他们就连最简单的交流都做不到,因为在一开始两个孩子的説话能力就已经被血垣明封了起来。

其实一直到现在王桢与吕策都不明白自己二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吕俊与血垣明战斗的地方,本来他们在收拾好那些鱼之后就回到了最初吕俊烧起篝火的地方,看吕俊没在二人便分工,吕策烤鱼,王桢在四周寻找吕俊。自己二人打来了这么多鱼怎么也得让自己的师父吃一些啊,其实在一开始他们就打算好了

苍生可逆  第39章-一剑之威 上

,不管打回去多少鱼都会给自己的吕俊留一份,不单单是留,还是留一大份。

可是,一直到吕策已经把鱼烤好也不见王桢寻到吕俊,无奈之下吕策又出去把王桢寻回,由于两个孩子是在太饿了,于是他们就在留好吕俊那份之后吃了起来。当两个孩子吃完许久之后也还不见吕俊的身影,那时候困意已经开始对他们展开‘攻击’了,就在两个孩子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他们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当他们的双眼再次看到事物时候就是看到了吕俊受伤的那一幕。

是什么原因令他们突然眼前一黑,两个孩子説不出个所以然来,在看到自己的师父受伤之后,他们就更加的疑惑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直到现在,他们所能理解的就是抓住自己二人的是一个魔族,因为吕策知道一些关于魔族的特征,不过很模糊,所以只知道抓住自己二人的是一名魔族,却不知道是魔族之中的哪一个种族。还有,就是这个魔族与自己的师父吕俊绝对有着什么不可调节的仇恨,不然他又怎么会以如此卑鄙的方式来威胁吕俊呢,当仇恨达到一种难以调停的地步之时,那些解决问题的手法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正当与卑鄙之分了。

感受到了吕俊与血垣明的强大,两个孩子都意识到了实力对于一个人来説的重要性,只有自己拥有实力才不会被人欺负,只有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如果説一开始对于武者的世界只是由于好奇和其他什么原因的话,那么现在对于两个孩子来説正是因为要变强大才会去选择成为一名武者,正是因为要保护自己想要去保护的人才会坚定他们成为一名武者的信念。

下一刻,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血垣明,那是一种坚定的目光,他们似乎在用自己的目光在告诉血垣明:等我们成长起来,一定会让你偿还今日之债。

似乎感觉到了两个孩子不善的目光,血垣明轻轻的一笑,提着两个孩子的双手忽然稍稍的加了加力,虽然他用的力气很xiǎo很xiǎo,对于他自己来説这样的力气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只是这样轻轻的一下子就令王桢与吕策全身一阵疼痛,一口的牙仿佛要被他们咬碎了一般,五官都快要挤到一起去了。

“哈哈,哎,不知天高地厚的xiǎo子。”轻轻的告诫了两个孩子以后他就收力了,其实对于血垣明来説,要弄死这两个孩子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不过直接的弄死他们岂不是便宜了吕俊,所以在此时,他还是不会过多的难为这两个孩子,因为他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去折磨两个孩子从而让吕俊变的更加的痛苦。

虽然血垣明已经收力,但是刚刚那一下子对于两个孩子来説也是相当难以承受的,即使在对方收力后他们仍然在痛苦中难以自拔,当然这也更加坚定了两个孩子要变强大的信念,只有自己强大才不会被别人任意的欺凌。

就当两个孩子心底暗暗发誓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刚刚开始逃跑的地方,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下子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那是吕俊,那是一个气势正盛、战意凌然的吕俊。

见到吕俊已然恢复,他们表现的十分激动,如果不是由于血垣明对他们的限制恐怕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就跑到他的身边。

吕俊同样也看到了血垣明手提着两个孩子的到来,本来早就想到了结果会是这样,可是当他亲眼看到后依然是怒火中烧,再加上两个孩子脸上那还未退去的痛苦神色也被吕俊尽收眼底,这使他更加的想要撕碎了血垣明。如果説之前血垣明侮辱残星的话燃气了吕俊的怒火,那么现在他所做的这些无疑是给这熊熊燃烧的火焰又喷上了一桶油。

吕俊先是平复了一下自己愤怒的心情,随后右手持剑,剑尖直指血垣明,正当血垣明要开口説些什么的时候吕俊直接説道“什么也不用説了,敢否接我这一剑?”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透露着无尽的威势,远处还在血垣明手中的两个孩子直接被这一幕吸引住了,太帅了、太霸气了,这就是我们的师父啊,这就是我的父亲/吕叔啊。

不得不説,吕俊的这一句简单话确实奏效了,现在的他都已经不再去想吕俊为何会逃脱封神铆的封印了,甚至是他连龙陨的变化都没有发现。因为在血垣明看来,这句话就是裸的在挑衅啊,如果自己不敢接下来的话那还怎么能够一雪昔日之耻,更何况他认为现在的自己在修为方面早已超过吕俊,就算是不用歪招照样可以正大光明的打败他,而自己之所以抓住这两个孩子就是为了在打败吕俊之后让他更难受罢了,既然还没打败他,那现在这两个孩子还没有什么用。

朔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朔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朔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朔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朔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