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太古帝皇 第十章:亲至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7:06

太古帝皇 第十章:亲至

“家主!大事不好了,杨家家主,带着杨恺俊亲自登门造访。”一个下人突然跑进来,惊慌的对着苏同舟禀告。

“杨博?走和一起出去看看!”当苏同舟获悉这些信息时,略一犹豫,便带着家族高手,亲自出门相迎。

大门口,身形挺拔,面容却带着几分阴沉肃穆的中年男子,是杨家家主杨博。

在杨博身旁,站在一个十六七岁,掐着兰花指的少年,正是在附灵师公会门前,被姜辰一腿爆鸟的杨恺俊。

望着自己心爱儿子,变成这幅男不男女不女的鬼样子,杨博心在滴血,恨不得将那个罪魁祸首五马分尸。

“爹爹,你一定要为人家报仇,将那个小杂种凌迟处死!”杨恺俊抓着杨博,一副嗲嗲说道。

望着那摆出娘炮姿态,口吻令人作呕的少年,杨博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点了点头。

“嗡!”苏家的大门,缓缓开启,而后苏同舟、苏同济,以及苏家其他高手们,鱼贯而出。

“见过杨博兄。”苏同舟与杨博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杨博只是略略拱手,并没有说话,那表情阴沉如水,好像苏同舟瞟了他老婆一样。

苏同舟莫名其妙,十分不解,虽然苏杨两家关系谈不上融洽,但两家家主见面之时,也会做一些礼节性的寒暄,像今日这般的冷漠的场景,在以往,还是从未出现过。

“苏同舟,我此次来,只为一件事!”寒暄了两句,杨博直接开门见山,道:“把姜辰那个小杂种交出来。”

“姜辰?”苏同舟,以及他身旁之人,都有些不解的望向杨博,问道:“却不知姜辰做了什么事,竟让杨博兄如此大动干戈?”

听到这话,杨博像是被触到痛脚般,阴沉着脸,寒声道:“你交还是不交?”

对于杨博而言,儿子被人阉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苏同舟当众提及此事,哪怕是对方并未抱有其他心思,只是单纯询问,但对于杨博而言,亦是无法接受。

闻言,苏同舟脸上礼节性的笑容,亦是渐渐敛了去。

他好心想要排解,杨博却丝毫不给他面子,这让苏同舟很是不爽。

“杨家主未免太过霸道,这里可不是你们杨家!”苏同舟沉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亲自动手了,如果中途误杀了什么人,可别怪本家主没有提醒你。”杨博不无威胁的说道。

“你敢!”苏同舟向前一踏,眼眸深沉如海,沉声喝道。

“一炷香,我要让姜辰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别怪我不给你苏家主面子!”杨博冷冷说道。

……

望着被姜辰抢走,且套在手上的纳戒,苏丼光欲哭无泪,他之所以出手对付姜辰,完全是被人蛊惑,再有就是,苏家高层的暗示。

本以为收拾掉姜辰,顺便得到一件不错的宝贝,以及高层的青睐,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宝物没得到,反把自己这些年辛苦积攒下来的宝贝给赔了进去。

这不,一看到姜辰手上的纳戒,苏丼光心都在滴血。

“啧啧,看不出来啊,你区区一个管事,竟然积攒了这么多财货。”姜辰看着苏丼光,啧啧有声的说道。

由于只是最低等的纳戒,根本没有认主一说,只要灵力灌入其中,便能打开,别看这枚纳戒空间小,里面的宝物却着实不少,不说别的,光是蛮荒币,就有十数万之多。

除此之外,青金也有五六块,再有便是一些药材,以及金属材料,种类五法八门,很杂,品阶相对不高。

不过,这对于目前的姜辰而言,已算是不菲的收入了。

“我,我已经把纳戒都给了你,你什么时候放了我?”苏丼光问道。

“放了你?我何时说过要放了你?”姜辰一脸茫然。

听到这话,苏丼光微微一怔,旋即,脸上一片冰寒,咬牙道:“小子,你在耍我,我要杀了你!”

苏丼光情绪异常激动,暴吼着想要冲杀过来,但在走了两步后,面色骤然一变,张嘴大口喷血,而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早就跟你说了,不能动用灵力,偏不听,这下子得到教训了吧。”姜辰见状,摇了摇头,怜悯道。

“这,不是催死符?”苏丼光艰难问道。

“你以为制符很容易?就算我做出来,也不会浪费在你身上。下在你身上的,是锁脉手。能在短时间内封住经脉,一旦强行动用灵力,经脉便会爆裂,所以,你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废人了!”姜辰一脸戏谑的说道。

从天堂到地狱,估计也就这种感觉吧。

苏丼光艰难起身,望向姜辰,苍白的表情上,刻满了怨毒以及憎恨的表情,说道:“你,好狠的心!”

姜辰闻言,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要杀我,我只是废掉你的经脉,已经很仁慈了。如果再呱噪,我不介意,将你抹杀掉。”

看着神色冰冷,浑身散发着令人心悸寒意的姜辰,苏丼光心中一颤,他无法想象,一个少年,怎么会拥有如此浓烈且恐怖的杀意!

“你,到底是谁?”苏丼光倒在地上,似乎已经认命,但对于姜辰的真实身份,却一直耿耿于怀。

姜辰没有理会他,提步,越过小院众人,向外走去。

外面还有二十多号家丁,望着走出来的姜辰,却没有一人敢动手。

他们虽然守在外面,却也看到小院中发生的一切,连蕴气九重的苏丼光都栽在姜辰手上,他们又能挽回什么。

无人敢于姜辰动手,造成的结果便是,姜辰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离开。

在姜辰离开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到苏丼光身前,七嘴八舌的问道:“大管事,你没事吧!”

“快,快去通知二长老,别让姜辰跑了!”苏丼光嘴里咳血,满脸阴毒说道。

……

苏家大门前。

苏同舟与杨博依旧对峙着,气氛很是僵硬。

与此同时,苏家周遭也涌出不少围观的人群,不少人眼中都闪烁着好奇以及兴奋的光芒。

苏杨两家在谷阳城都是大族,他们两族的矛盾,自然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苏同舟,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人,你交还是不交?”杨博沉声问道。

“不管你问多少遍,本家主都只有一个答案,不交!”苏同舟厉声说道。

本来,对于交不交姜辰,他并没有太多感觉,甚至也曾想过,要借着杨家的手,把姜辰这个烫手山芋给扔掉,只是,杨博表现的太过霸道强势,丝毫不给自己台阶下。

自己若真依照他的话,把姜辰交出去,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威严统筹苏家,又拿什么在谷阳城立足?

所以,这件事已经不是交不交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家族荣辱以及尊严的重大抉择,自然不能示弱。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杨博闻言,也是脸色一沉,说道。

随着这句话响起,场间的气氛,骤然变的紧张起来,谁都知道,杨博要出手了。

苏同舟见状,也是目光一凛,冷笑说道:“怕你不成!”

两大家主心中都窝着一团火,都迫切的想要发泄出来,说完这话时,他们同时踏步而出,开元境强者的气势,骤然爆发。

“希律律~”然而,就在这万分紧张之时,不远的街巷处,传来一阵战马的嘶鸣声,以及整齐若千军万马驰来的地震时。

“怎么回事?”

“难道,两家要就此展开大决战了?”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

“不对,那不是杨家人马!”

“银鞍白马黑甲,这是附灵师公会的护会骑兵团!”

“这可是附灵师公会最为强大武力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附灵师公会跟杨家联手了,要一起对苏家出手?”

看到那整齐开赴而开,煞气惊人的骑士团,众人在震惊的同时,亦是不免妄加猜测起来。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对于突然出现的护会骑兵团,苏同舟与杨博两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苏杨两家,在谷阳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

但论起底蕴传承,却是拍马都追不上附灵师公会,而附灵师公会,更是众人心目中,谷阳城第一势力。

如果不是分会长无心权谋,只是苦心钻研附灵道,谷阳城四大家族,估计早就被其打的服服帖帖了。

可以说,四大家族对于附灵师公会,是又爱又恨,关系很复杂。

他们都不清楚,在两大家族发生剧烈矛盾争执时,护会骑兵团的突然出现,代表着什么,他们只知道

太古帝皇  第十章:亲至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护会骑兵团只有百骑,但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极为肃杀恐怖,千军万马压来一般。

“封禹会长?”当看到护会骑兵团的领头羊时,苏同舟与杨博眼中,都闪过一道难掩的惊愕之意,显然都没有想到,这次现身的,竟然是分会长封禹。

简单的寒暄之后,封禹望着苏同舟,直入主题道,“这次,我是为了姜辰而来。”

“姜辰?”苏同舟一怔,旋即,一万只草泥马在心头狂奔碾过,怎么又是他!

杨博听到这话,微微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以为封禹跟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即便给苏同舟两个胆子,他也不敢拒绝。

然而,正当他这般想着之时,耳边又响起封禹淡笑的话语,“不错。我这次前来,是要拜见姜辰大师,请苏家主万勿推辞。”

闻言,苏同舟当场懵逼,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杨博也好不到哪里去,得意的笑容,渐渐僵硬在脸上。

湖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丽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乌兰察布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济南糖尿病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