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谈格律诗词创作观“老坛装新酿”法 诗词 文朋诗友(湖南常德吉翁) ·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6:26

文朋诗友(湖南常德吉翁) · 2015-07-10 10:49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赵翼诗歌“创新说”论略。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艺术形式,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作家和诗人。“若无新变,不能代雄”是南朝萧子显提出的文学观点。人们都会记得:“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 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赵翼的这首《论诗》,大家都不陌生,旨在说明诗歌贵在创新。文体的发展不是不能够改变的,不开拓不探索不创造不创新,“到了千年又觉陈”。

“变则新,不变则腐。变则活,不变则板”( 清·李渔),有源则有流,有流必有变,艺术的生命就在于创造和创新,不创造不创新就面临衰败,面临死亡失去艺术的生命力。当然,有人会说,酒是陈年的好,但“葡萄酒”就并非“陈年好”。

中国传统诗歌是国粹,是瑰宝。她出现了两个高潮期,一个高潮期发生在唐朝(唐诗),她完成了对古体诗的学习借鉴并最终进行彻底的改造,形成成熟的新的格律体诗歌(近体诗);另外一个高潮期就是宋朝(宋词),把唐诗注入了新的元素,形成了与唐诗诗风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以理入诗”、“以文入诗”——宋诗。同时还创造了宋词,发展创建了新的诗体形式。

元曲体裁的创造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我们的诗人们在干什么?抱残守缺,亦步亦趋,墨守成规,仍然死死地坚守落后封闭的思想,悲哀!悲哀!有了这些落后陈旧的思想包袱,诗歌(词)艺术还有什么希望?那些所谓的诗家们把“诗法”学死了,进去了,却难以出来。希望所谓的诗家们认清形势,在当今文艺复兴时代,实现中国梦佳期。要改变传统的思维,多进行探索。“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推动和繁荣诗歌(词)艺术的发展,添砖加瓦,作出积极的贡献。

中国现代诗歌(词)艺术向传统学习就是为了更好的创造和创新。创新、发展与继承传统是“源”和“流”的关系,流是随时代改变而改变,也不是永久一成不变的,“流”是对“源”的进一步的延伸、补充、丰富、创造。我们谈创造,谈创新,谈发展,并不是漫无目标的,并不是要打倒传统,全部而毫无保留的推翻传统,一切都重新来。创新、发展必须是以传统为基础,离开了传统,抛开了传统,是不现实的更是不可行,否则严重地违背了艺术的客观规律,是站不住脚立不稳的。古代的优秀诗人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学习榜样,同时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很多有价值的学习经验。只不过是我们后人,没有对前人的成果作科学的分析,进行认真仔细地总结和深入研究而已。我们没有学习到他们的探索精神、胆识、勇气,没有学深刻、学深入,把他们好的东西、好的思想给抛弃了。诗人崔颢的《黄鹤楼》突破了传统诗学理论的束缚,另劈溪径地创造了诗歌创新、发展的最先锋、最前卫的以“风、雅、颂”的诗学创作理论观,通过长期实践,被诗坛广泛地接受和认可,产生认同感,开创了“诗外求诗”的先河,成为诗坛改革、革新的旗手,其诗流传千古,家喻户晓。李白和杜甫同样学习、借鉴了古风的精华并成功地引人自己的诗中,成为人们敬佩的大师。我们把古人的以“以文入诗”、“以画入诗”、“以诗入词”、“以词入诗”、“以赋入诗”、“以民歌入诗”、“以杂文入诗”等等的创造精神,统统都给抛弃了,没有学进去,太遗憾了!我们学习什么?我们继承什么?还需要国家和诗词组织下文件吗?还需要讨论吗?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在现代高度文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艺复兴时代,我们今天写诗填词完全可以再放宽一些。王力先生说过:“不但首句用邻韵,就是其他的韵脚用邻韵,只要朗读起来谐和,都是可以的”。平水韵通行了七百多年后的今天,语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在继续使用与国家关于推行普通话的精神相违背。吴丈蜀先生在他的《诗词曲格律讲话》中说:“平水韵在今天,不论是用于写旧体诗词,写新体诗,以及写戏曲和其他韵文,都有不适当的地方,所以必须有一种新韵代替它。”。老实说,现代人作旧体诗词,除极少数音韵学家外,一般并不知道旧体诗词在古代汉语中到底是怎样念,怎样押韵的,要用它就不说而知了。

我提倡“老坛装新酿”——采用传统格律、韵律、词牌、曲令···用现代化语言充实内容。所谓“旧瓶”,即古代前人规范的诗词格律;所谓“新酒”, 即适度采用具有时代气息的新词汇而创作的诗词作品。二者关系理所当然是“旧瓶”绝对可以装“新酒”,“旧瓶”完全应该装“新酒”。“旧瓶”装“新酒”凝集着新时代的眷顾与期望。——陈自力《关于诗词创作的“旧瓶”与“新酒”问题》。

人们常说:“老干体”与“平仄溜”,“传统体”与“实验体”。好像头头是道:古诗词应力臻三点:情真,意美,音谐。情真即感情真。意美可以是意境美,也可以是意趣美;写景抒情以境为上,托物寄思以趣为宗;意美以一词一句之美为下,整体浑然为上。音谐是音韵和谐,诗需要吟咏,无论合不合律,押不押韵,读出来都要朗朗上口。格律诗词是建立在音韵、平仄和对偶的基础之上的。因此,音韵、平仄和对偶,便是诗词的三大要素。——《金秋》于世福。

格律体新诗的基本体式有三种:即整齐对称式、参差对称式和复合对称式。其中,整齐对称式又包括三种基本形式:朗诵型整齐式(全为两字尾收句的朗诵句)、吟诵型整齐式(全为三字尾收句的吟诵句)和混诵型整齐式(朗诵句和吟诵句混合使用);参差对称式又包括四种基本形式:开放型参差式(句式先短后长)、收缩型参差式(句式先长后短)、凸型参差式(句式首尾短中间长)和凹型参差式(句式首尾长中间短);复合对称式又包括三种基本形式:变步整齐复合式(全部为整齐式,只改变步数的复合式)、变型参差复合式(参差式里的四种诗式相互组合的复合式)和整齐参差复合式(整齐式和参差式的复合式)。并能根据上述三种基本形式创作出无限多样的具体形式,亦即一诗一体。——《格律体新诗》杂志。

共 2 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开篇看似漫谈闲说,其实都是奔着文章的主题而来,古体诗词的发展方向,既要继承,又要创新。围绕这个主题,作者又入情入理地论述了继承和创新的必要性。“创新、发展与继承传统是“源”和“流”的关系”;“创新、发展必须是以传统为基础,离开了传统,抛开了传统,是不现实的更是不可行,否则严重地违背了艺术的客观规律,是站不住脚立不稳的”这些观点十分中肯。最后作者用发展的眼光,给古诗词界推崇传统用韵而不与时代融合的弊病进行了批判。文章说理从容,逻辑严密,观点新颖。读来很有启迪参考意义。是一篇难得的文评论作品。推荐赏析! 【编辑 云水之间】

1 楼 文友: 2015-08-09 10: 1: 6 关于诗词用韵,长期各持一端,争论不休,这其实就是作者所说的继承和创新的问题。为作者敏锐的思想点赞。

天津好的白癜风医院
巴彦淖尔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济源治疗龟头炎方法
天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巴彦淖尔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