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从BSS到BES应对数字经济时代的变革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16:19:07

通讯行业的价值转移  过去几年间,人们津津乐道OTT厂商在不断挑战电信运营商,并对其收入造成了威逼。但这个威胁震动了所有人的敏感神经,却似乎并没有真正实现。然而,从业内主要厂商的财务报告中,我们发现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  我们先来看几则关于OTT厂商的。2012年5月,Facebook上市并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打破了互联领域IPO的历史记录。2012年8月,苹果成为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2012年11月11日,中国光棍节当天,阿里巴巴集团旗下B2C子公司天猫的单日交易量到达31亿美元。这些公司都是OTT领域或终端设备领域的佼佼者。但对通信服务提供商来说,情况却截然相反。2012年第2季度,全球电信业的收入出现了自2009年第3季度以来的首次同比下滑。  如果在同一张图表中比较OTT、CSP、终端3类厂商的绩效,就会出现一条“微笑曲线”,其中OTT厂商和终端供应商位于曲线的两端,CSP在曲线中间的低点。这体现了行业内的价值转移,CSP有沦落为“哑管道”提供商的趋势,将逐渐失去对用户的粘性。  尽管如此,数字经济的来临也为雄心勃勃的CSP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在发掘垂直行业的新收入源、提供开放的应用程序接口、直接向最终用户提供媒体服务等方面,将大有可为。CSP要想捉住这些机遇,需要业务支持系统提供强大的支撑。  从BSS到BES  BSS目前是络的支持系统。CSP为了提供高质量服务,需要加大对络的投资,然后要求BSS支持3G等新络技术。在数字经济时代,愈来愈多的服务并非由CSP提供,比如在智能应用上,来自CSP的内容少之又少。因此,旧有的以络为中心的BSS部署方式在大多数服务来自互联世界时,就不再见效,其缘由以下所述。  以络为中心的BSS部署会产生BSS孤岛。当初电信业在大肆投资时,络部署速度越快意味着用户增长越快,而客户群越大意味着收入越多。这时候,CSP倾向于建设全新的BSS来支持新络技术,而不是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来优化旧系统。当引入的络技术和业务愈来愈多后,全部BSS和IT系统也变得更加复杂,最后会使BSS出现“大杂烩”模式,致使新业务的上市时间愈来愈长,业务运作也受阻。  同时,数字经济中为数众多的创新业务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大多数是长尾业务,这与语音和数据业务不同。每天都会出现大量的创新业务,如果采用旧式的以络为中心的BSS部署方法来支持长尾服务,就会引发一场灾难。因此,CSP需要采用全新的“使能”理念,来建立新的生态系统,以增进创新和开发新业务,实现BSS向BES的演进。  “使能”这个概念已广泛应用于互联领域,与“垄断”有天壤之别。在垄断的场景下,CSP习惯于垄断业务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包括业务生成、交付、套餐管理、订购、收费和计费。而互联厂商则善于基于业务平台,建设开放的生态系统,尽可能多地吸引合作伙伴,从而向最终用户提供最好的业务体验,这些业务还通常是免费的,进而还能探索出更多的盈利模式,比如免费增值或反向收费等不同的商业模型。这样,各个业务合作伙伴都能在平台上开展业务,并在平台能力和工具的帮助下,自主进行业务管理。  四层业务领域  为深入了解“使能”,我们来看看CPS可以施展抱负的4层“业务领域”。  第一层是“基础设施层”,包括通讯络和业务运作所需的服务,如客户关怀、产品目录、鉴权和计费等。这些构成了移动宽带管道,所有CSP的收入都源自该管道,也通过管道提供基本通讯服务,如语音、消息和数据业务。  第二层是“基础设施使能层”。在这层上,CSP为各类企业提供基础设施使能服务。而且,CSP能利用某些合作伙伴的专业技能,与其一起进入垂直行业。在这类模式下,CSP是能提供可靠和安全通讯服务的可信提供商,因此处于优势地位。  第三层是“消费者服务使能层”。在这层上,CSP与OTT厂商结盟,为消费者提供最好体验的创新业务。CSP可对外提供其一般只在内部使用的功能,如计费与收费、通讯服务、付费、客户偏好分析、服务场景分类等,帮助OTT厂商实现业务创新并取得相应收入。  顶层是“消费者服务层”。在这层上,某些CSP直接与OTT厂商对抗,努力在消费者市场上建立自己的品牌,典型的例子有Telefonica Digital和SingTel Digital Media。  CSP根据本身具有的能力在这四层领域开展业务。许多CSP停留在第一层,虽然这层的业务前景不太乐观,但CSP对这块业务比较熟习。部份CSP能够上升到更高层级,发掘垂直行业和消费者市场的新收入源,或与OTT厂商结盟。不管怎样,BES是CSP拓展业务领域的条件。  在电信业,BES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但我们可以在互联世界中找到类似应用,例如亚马逊平台就很好地反应了BES的应用情况。从业务角度来看,亚马逊是一个零售商,在上销售书籍和其它商品;对合作伙伴来说,亚马逊为其提供亚马逊络服务,让他们在亚马逊平台上开展业务;此外,亚马逊也向中小企业提供存储租赁服务。可以说,亚马逊平台就是互联世界的BES。  BES被喻为“神经树”  我们用“神经树”来比喻BES,并区分BES和传统BSS。传统BSS是一个CSP垄断的生态系统,就像是一棵树。由于阳光照耀部位不同,树朝南的部份比朝北的部份更茂盛,一棵树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长成这种朝南更茂盛的形状,就像传统BSS也需要一定时间来响应周边的变化一样。  与之相对应,“神经树”上有成百上千片树叶作为客户触点,如产品目录、咨询、订购、计费、付费和交付等,每片叶子都具有迅速响应周边变化的必备能力、信息、知识和工具,就像神经末梢能依托本能来侦测和作出反应,而非等待大脑发出指令后才行动一样。例如,零售渠道就是神经树的一片叶子,能自行灵活定义业务规则。当客户访问渠道时,渠道能取得客户信息,如地址信息等,并检索客户的偏好信息,并通过上百条标签显示出来。然后,渠道把这些数据与预定义的业务规则进行匹配。匹配完成后,渠道能以对客户友好的方式,迅速触发一系列行动,如促销、计费、通知和广告等。  从宏观来看,每棵神经树是一个自主实体,大数据是培育神经树的土壤。大数据经过处理就变成小数据,小数据是养料,能输送到全部神经系统中,并按需提供给神经树的每片叶子。当产业链这个生态系统足够强健时,能茁壮成长的神经树就更多。  BES的关键属性  在“神经树”比喻的启示下,我们总结了BES的四大关键属性,以下所述。  “按需”的用户体验  数字经济时代的一大特点是可供线上销售的商品空前繁荣。客户的选择多了,要求会变得愈来愈刻薄。CSP要成功赢得客户,加强客户忠诚度,就必须提供优质体验,在全部购买和消费的生命周期中都关注这种体验。其中,商品和服务可通过定制或配置的方式,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并在完整的客户信息基础上,实现按需和快速交付,实现零等待的体验。  另外,线上和线下渠道的无缝协作,和IT系统与络的融合,让电子商品、实体商品和通讯服务的边界变得模糊了,但“按需”提供的用户体验是不变的。总而言之,“按需”的本质是个性化、及时性和包括完整的信息。  敏捷的自主性和自动化  CSP习惯于自行提供所有服务,并垄断业务的全部生命周期。在这种场景下,敏捷更多地是指内部运作流程和模板,如价格配置、业务流程和账单格式等。在移动互联领域,如果CSP想提供“哑管道”之外的服务,就必须与各方积极合作,包括零售渠道、虚拟提供商、服务提供商和垂直行业合作伙伴等。此时,CSP没法垄断价值链,而应当给合作伙伴赋能,帮助他们制定业务规则、编排业务流程,使其在更大程度上实现自主运作。CSP本身则需要尽可能实现全流程的自动化和简化,以确保效力和良好的用户体验。  促建创新的生态系统  BES作为业务生态系统建设的商业使能因素,吸引的合作伙伴越多,创造的业务机会越多,就会越成功。BES的开放性体现在通过行业通用接口,向所有合作伙伴,提供内部协作能力,同时增进合作伙伴根据已有协议,实现一定程度上的共享。BES的各个组成模块都可按需定制,具有更强的灵活性。  数据驱动的价值创造  一直以来,大数据是电信业中未开采的金矿。如前文所述,大数据是生态系统的土壤,孕育着“神经树”。虽然大数据在电信业的利用程度不及互联领域,但其具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即融合了络、业务和互联运用的数据,能够帮助CSP提供更良好的用户体验,并将创造更多商业机会。  总结而言,回顾BSS的发展历史,BSS1.0时期出现了许多用于实现快速部署业务的BSS孤岛。随着行业发展趋势的改变,CSP发现独立的“蜘蛛”式BSS变成了负担,既扼杀了业务创新能力,又延缓了业务上市时间,因此,CSP开始了BSS变革,用水平拉通的BSS取代“大杂烩”式BSS,这就是BSS2.0。大多数CSP都经历着这场变革,其中有些运营商把眼光放得更长远,比如沃达丰希望成为“电信业的亚马逊”。对此,华为认为“商业使能”的新时期正在来临,BES正是增进实现这一切的使能因素。

静脉血栓治疗方法
治疗膝盖滑膜炎的偏方有哪些
窦性心动过缓是什么决定的
月经有血块该吃什么
孕妇从啥时候开始补钙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