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柏林新科影帝廖凡狂欢总会过去我也该干吗干

发布时间:2019-05-17 01:21:50
探访TCL通讯全球制造中心世界级的制造和
Win10免费升级将终结距微软10亿台目
小米在国外混得不错

导读:虽然获得柏林电影节影帝,但廖凡依然看得很淡 摄 法制晚报 林晖  “狂欢总会过去的,大家会恢复到自己的生活中,我也该干嘛干嘛。”柏林新科影帝廖凡如是说。  之前,他总觉得自己生日跟情人节在一天有点亏,只能收一份礼物。今年,在这个生日、元

虽然取得柏林电影节影帝,但廖凡依然看得很淡 摄/法制晚报 林晖

“狂欢总会过去的,大家会恢复到自己的生活中,我也该干吗干嘛。”柏林新科影帝廖凡如是说。

之前,他总觉得自己生日跟情人节在一天有点亏,只能收一份礼物。今年,在这个生日、元宵节、情人节三节合一的日子,廖凡却收到了与以往不同的一份大礼——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站在影帝的领奖台上,廖凡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

从影19年,廖凡一直都被扣上“文艺”、“配角”的帽子,就算在《集结号》、《让子弹飞》等商业片中有过上佳表现,但这种群戏最多让他混个脸熟,所以这次取得柏林影帝,很多媒体用“1战成名”、“苦尽甘来”来形容他。见惯了圈内太多沉浮,面对得奖之前的门庭稀落和得奖之后媒体的蜂拥而至,廖凡坦然接受,“没有人能够看轻你,只有你自己。”

擒熊

是节点,也是总结

如果说问鼎柏林影帝让廖凡觉得“像在做梦”,那末来自遥远北京的各种祝福,让他感受到了某种真实。

“都爆了,信息根本看不过来,朋友都在里各种喊,甚至有人喊了七八分钟牛X,听着特过瘾。”最有意思的是,廖凡说他的一个好朋友听说消息以后喝醉了,号啕大哭,“他1哭,我说我有那末惨吗?”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得奖当晚你都做了甚么?

廖凡:得奖的一瞬间是挺激动,我在领奖台上说话的时候心脏都到这了(指着自己的喉咙),感觉特别费劲。但以后没多久我就平静了,然后就是不断的采访、饮酒、庆功,没有冲到大街上喊,反而是朋友们比我更激动。说实话,第二次我们的电影取得金熊奖的时候,那是真正的大奖,那时候往上走的感觉好极了,特别肆无忌惮,我问身边的人,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像做梦。

FW:第一个想要分享的人是谁?

装修来速美超级家,无毒家装、无增项装修,省的不只是价格
廖凡:父母家人。但是我没办法跟他们第一时间分享,因为太忙乱了,我的一直不在身旁,8个小时后,我才拿到跟他们通上。我妈妈身体不好,事后也担心她是不是等了很长时间。其实家人对得奖一直都比较淡定,他泥巴公社:匠心精神 懂生活更懂你的需求
们就是希望我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FW:很多人觉得柏林影帝对你来讲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你觉得这个奖意味着什么?

廖凡:对我来说是一个总结,是对某一段时期的回顾,确实也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毕竟40岁了。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是漫长生活当中的某一个节点。在我拍摄的时候,想把这个电影作为一个礼物送给我自己,没想到我的心愿能够实现,这让我很意外,就是比得奖的那种感觉更意外。之前我想到过得奖这事,至于得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想把这个电影送给自己,但是确实是一份最好的礼物。

坚持

苦是苦,没那么惨

说起与《白天焰火》的缘分,还是源于《建党伟业》,当时廖凡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受了重伤,肩膀上被植入了12根钢钉。身体的痛楚必然带来精神上的低沉。“当时我整个人都泄气了,有些迷惑和怀疑,干这事值得吗?”廖凡回想说,《白日焰火》中警察的状态让我将这种复杂的情绪释放了出来。

FW:接《白日焰火》老司机买了小米扫地机器人 理由很有趣
的时候,正是你人生中的一个低潮期?

廖凡:是创作当中的低潮期。那个时候我处于上升阶段,但因为一次挫败,突然停下来了,不单单是停下来,甚至还往回退了两步,你又回到了原点重新开始,之前做的努力是不是已经白费了呢?那个时候的伤痛会让心态有一些变化,包括对待自己,对待事业,对待生活,都会有一些感受。

FW:所有的报道都用“坚持”这个词形容你,但说得容易,做到却很难。很多人都因为坚持不下去而转行了,你想过这事儿吗?

廖凡:大家1说到坚持都会觉得我之前特惨,好像你真是苦尽甘来,真是不容易,其实我很荣幸,没有那末惨。我只是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固然会苦,但是你不是喜欢这个吗?你就应该承受,而且应当怀着一颗光荣的心。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很快乐。我没想过改行,我觉得我这个人有点轴,也有点笨,真是想不出改甚么,也有点不甘心,为何要改行呢?干一个事没干完就给自己改行了。

变化

有点累,渴望平静

从脸熟的黄金配角,到柏林影帝,身份的大跨越让廖凡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媒体得知廖凡从柏林回京的消息,早早就等在接机口。廖凡本人却没有料到这个阵势,他的经纪人告诉本报,没敢跟廖凡说有媒体接机,他低调惯了,怕知道了会不太高兴。

从柏林回京三天,廖凡疲于应付各种采访,他告诉本报,时差还没倒过来,对现在的状态,他很享受,但更渴望回归以前的平静生活。

FW:有媒体报道,某站在柏林闭幕颁奖之前没有给廖凡安排视频采访,获奖之后要采访的时候,廖凡第一句话就是“为何之前不拍”,导致现场尴尬数秒。

廖凡:其实我跟他们很熟,之前也接受过他们采访。但当时很累很困,所以就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被媒体放大了。

FW:你得了柏林影帝以后,有大批的媒体围堵你,和之前的生活有哪些不同?你自己有变化吗?

廖凡:大家的热情会慢慢地减弱,会渐渐地觉得习以为常,至于我会有一些什么变化,还没有感觉到。

FW:在这个圈子里一朝成名的事情很多,同时也有人苦熬多年出不来,这次是不是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外界这类拜高踩低的氛围对你没有一点影响吗?

廖凡:没有,我历来没觉得自己以前很“低”,其实没有人能够低估你,除了你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看轻你。外界的看法不会由于你而有任何的改变,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平静地对待。

FW:我看有人说你并不适合娱乐圈,你觉得这是夸你吗?

廖凡:听起来应该是夸我呢。我无所谓是不是,我只关注我自己范围内的事,他人的评论让他们去说好了。

FW:那天在机场的时候,你说你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休息三天,好好思考一下,思考的内容是什么?

廖凡:让自己平静一下,别总被人牵着去。比如说我得奖以后,很多次我都在想我没得奖是什么状态,剧组的人还是会开一个庆功会,大家还是会喝的很兴奋,大醉,然后离去,回家再过一段时间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再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

FW:得了影帝之后,现在最渴望甚么?

廖凡:现在最渴望像之前一样平静的生活,该干吗干嘛。

文/ 田婉婷 摄/ 林晖

宝宝拉肚子什么症状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事项
消化不良应该怎样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