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妖怪事务员 第181章 办了件傻事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9:53

妖怪事务员 第181章 办了件傻事

“别扯淡,那森罗阴四绝什么来头,居然让你都怂了。<-.“义云黑着脸道。

“那是森罗殿啊!妖界的巨型组织地狱的直属执法组织森罗殿啊!”流离哀嚎道。“换做是武警你怕不怕?”

“没那么严重吧?”义云皱着眉头道。“而且我是人类,而且为嘛是我?凭嘛找我?我招谁惹谁了!”

“因为你是妖怪事务员啊!”流离吼道。“凭什么只允许你们收妖怪而我们不对付你们?”

义云想也不想回喷道。“你们要是不吃人我们闲着蛋疼找你们事?再吵可就是牢骚了啊,给我适可而止啊!”

流离顿了顿,摊了摊手道。“总之,森罗殿就类似于妖怪事务员这样的存在,因为你最近实在是收取了不少妖物,看来是引起他们的重视了。”

义云指着自己的身体,不解道。“那这是什么意思?看你的反应,所谓的森罗阴四绝应该很厉害吧?为嘛不直接找我?”

流离闻言冷笑不止,他道。“愚蠢的人类啊,这次可是阴四绝全体出动,你以为它们会为了你这一人大费周章么?我估计解决你也只是顺道为之。”

説着,他仔细对义云进行了扫盲。

森罗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执法组织,与义云理解不同的是,他们乃是对外族进行执法,其殿有千名执法者,个个修为了得,而这其中的佼佼者,就是森罗殿阴四绝。

当然,有阴就有阳。

如果説阴四绝只能算是佼佼者的话,那森罗殿阳四绝才是真正的dǐng级战力,阴阳四绝构成了森罗殿的上层建筑,代表了整个森罗殿。

而据流离所猜测,阴四绝此次行动图谋不小,仅看信息袋便可见一斑。

“他们想要毁灭人间?这玩笑开大了吧?怎么可能?”义云闻言嗤笑一声。

“毁灭人间倒是不可能。但是毁灭这座城市绰绰有余。”流离面色凝重道。“如果森罗殿精英尽出,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关键是他们没有尽出。”义云眯眼,他隐然抓到了这件事的关键diǎn。“否则现在的我和这城市已经灭亡了。”

“四绝不可战胜,无论是阴是阳。”流离郑重道。

“我没想战胜他们,我只做好我的本职。”义云冷冷道。“我是妖怪事务员,谁要伤害我守护的城市,我就把它们毁灭。”

流离听了一顿,然后疑惑道。“你不怕死?”

义云笑了。

“怕,怎么不怕?但活到最后也是个死,与其这样。潇洒去死不是更好?”

“哦?故作潇洒也太逊了吧。”流离笑着,他打了哈欠走向客厅,头也不回道。

“那么姑且我也潇洒一回吧。”

“那么听从党的指挥吧凡人。”义云冷笑的捂着干瘪的肚子奶声奶气道。“先去吃一碗面条如何?”

流离“….”

……

顺着崎岖的山路走下山,义云别扭的走着,同时看着自己这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他的房间里暂时没有小孩子穿的衣服,不满道。“这就是你用法力变换的‘当下最流行的哥特萝莉正太超级无敌轰隆隆装束’?”

他的疑惑也不无道理,首先,这身衣服前面印着一个大大的杀字。衣服上到处渲染着猩红色,后背部分还有个血淋漓眼球图案。

最让他难以吐槽的是那条裤子——明明是裤子腰部部分还系着两条袖子,两条裤腿连在一起难舍难分,一眼望去这简直是连衣裙好么?

穿着这么一件非主流活像杀人现场的衣服真的没问题么?这哪里是哥特风格。明明是哥斯拉风格好么?

“那当然。”流离得意洋洋道。“千万别被外表那华丽的图案所倾倒啊,这件衣服的内涵可是相当含蓄的。”

“不,内涵已经一览无余了…已经含蓄到让人一看就想报警的级别了。”义云黑着脸道。

二人説着,然后来到了一个繁忙的面摊前。

流离看了眼。皱着眉头道。“来这里?不去正规的饭店?”

“你那是什么时代的眼光。”义云熟门熟路的挑了个座位。对他招了招手。

“坐这儿吧,离大路远,没灰尘。”

“你才是哪个时代的。大早上起来居然吃面条。”流离别扭的用餐巾纸擦拭着凳子,然后坐在他的旁边。

“你懂个毛线。”义云嗤笑一声。“还处在部落文化的悲哀种族怎么能理解我们联盟人的生活方式?”

流离摇头叹道。“你是不是得了一种不用梗对话就会死的病?”

不过流离亦是觉得有些不对。

按照义云所説,这个城市的时间被阴四绝所紊乱,常人现在所面对的绝不是早起上班或者别的什么,而是恐慌。一路走来,始终响起在四周的警铃跟穿梭于街道的警车也説明了这一diǎn,那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摊子还这么繁华?

“因为老板是个好人啊。“义云説了句,然后招着小手,甜甜道。”老板,来两份面条。”

“哟,是义云啊?你也变小了?”老板是个豪迈的河北人,五大三粗的身材系着一条油腻的围裙,他擦了把汗,微笑着认出了这位熟客。

义云也是笑着,真心的笑着。

“还是跟以前一样?两份宽面,不加香菜多加辣椒?”老板拿着账本问道,然后他看向了流离,他笑道。

“哟,这位小哥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子弟啊。”

流离很是拘束的笑了笑。当然见他聊天兴致不高,老板很识趣跟义云招呼了几声,转而去接待新到的客人了。

“老板人很好的,原先是军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三米高近吨重的器材压断了腿。”义云看着汉子忙碌的身影,淡淡道。“觉得自己在部队做闲职也是累赘,领了十万体恤金干开了这个。”

“明明是个火头兵,却在滂沱大雨里救出了至少二十多个呼救的人。”

“明明那十万块钱是自己的生活保障,却仍旧义无反顾的捐给了灾区儿童。”

“明明是个聪明人,却办了件傻事。”

“当然,有一件事情没有变。”义云捧着纸杯饮着热水,道。“从头到尾老板都是个好人。”

流离沉默着,他亦是喝着水。未完待续。。

深圳比较好的正畸
长春三甲医院哪里能治疗牛皮癣
贵州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泉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中山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